科技

用上4000万像素的华为P20Pro还隐

2019-05-14 20:21: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华为P20系列旗舰无疑是近期讨论多的明星机型,如果说刘海屏和渐变色设计都还在大众的预感之中,那么由那颗4000万像素摄像头带领的徕卡认证三镜头组合,就真的是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了。

虽然像素越高越好这样的论调早就唬不住人了,可是当各大品牌历经数年尝试终究都默默退回到1200/1600万像素时,华为一下子抛出个4000万像素摄像头显得就有点儿离经叛道路。

可恰恰这颗摄像头还挺有魄力,拳打iPhone X,脚踢三星Galaxy S9+,一跃成为DxOMark榜单上的名,了其他品牌一大截。

除花粉,还有一群人也被戳中了泪点,他们不惜翻箱倒柜,从家中某个角落里找到一款完全不像是这个时代的触屏,拍个照,激动地发到朋友圈或是微博上:

6年前,很多人被一款搭载了4100万像素摄像头的诺基亚异类圈了粉;6年后,我们竟然在华为的新旗舰上看到了4000万这种超高像素摄像头的回归,也许是巧合,但保不准这两者还存在着某种联系。

这种可能性还真的存在。

6年前的拍照双雄

熟习诺基亚或是Lumia的朋友,相信都不会对PureView这个技术名词感到陌生。作为诺基亚引以为傲的影象技术集合,我们曾在多款微软Lumia装备上也都能够看到PureView的身影。

其中为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那台背着被人戏称为火疖子摄像头的诺基亚PureView 808和其继任者奥利奥Lumia 1020了。

在2012年发布的诺基亚PureView 808是一款中的相机,虽然使用的是老旧的塞班系统,但是它展现了拍照的一种新可能性那颗硕大的4100万像素摄像头,以及背后的PureView技术,都在努力诠释着惊世骇俗四个字,哪怕是以现在的观点来看,也照旧是一次惊人的尝试。

PureView技术在国内被称为纯景,它的关键核心并非是4100万像素的高解析力,而是在于实现无损数字变焦,即利用超采样将多个普通像素点来合成一个Pure像素点。

好处在于,当我们使用4100万像素摄像头拍照时,实际默认输出的是300万像素、500万像素或800万像素照片,感光元件上的像素点和照片成品至少是一对一乃至是多对1的,所以不会出现失真,虽然实现方式比较粗暴,但效果的确十分有效。

(图片来源:Austin Nwachukwu)

1年后,我们看到了搭载了Windows Phone 8系统的Lumia 1020,虽然它相比PureView 808稍微缩减了感光元件的尺寸(从1/1.2英寸缩小到1/1.5英寸),但它很好的整合了808的PureView技术以及前辈Lumia 920的光学防抖方案,终也带来了更成熟的表现。

但是Lumia 1020照旧没有获得广泛的认可,另类的造型、成像算法的不稳定和WP系统的稚嫩根本没法支持起当时高达4999元的售价,以6年前的技术,也很难完美展现出这颗4100万摄像头的性能。

一方面,两台超高像素摄像头每次输出和处理高分辨率照片时,都对性能有着极高的需求,可当时PureView 808搭载的只是1颗1.3 GHz的单核芯片,Lumia 1020搭载的也只是高通S4双核芯片,它们在2013年根本不能算是旗舰水准,终也直接影响了两款在对焦和存储方面的体验。

(图片来源:DPReview)

另一方面则是络环境和社交平台的不成熟,年恰好是从3G转向4G通信时代的节点,各种图片社交服务才刚刚起步,我们还没有养成拍照分享的习惯。在拍照还没有那么被重视,以及流量刷图还有点小的大环境下,出现这样两台主打摄影的,还的确是有些生不逢时。

(图片来源:T3chsmash)

还有一种极端是当HTC曾尝试过的UltraPixel超像素技术,它没有像诺基亚一样选择超大的感光元件,而是试图靠低像素值来取得大2倍的单像素面积以取得更高的纯净度,但实际上不管是M7还是M8,400万像素带来的细节根本不够看,更很难让消费者去理解低像素背后的特性。

所以,不管是那颗4100万像素的摄像头还是PureView技术,它们终究都成了那个时期变革节点中的过客。倘若放在今天,我们不敢说商业上一定会成功,但起码在各个层面上,PureView技术都能取得更好的展现平台,也不会就那样无疾而终了吧。

四散东西的诺基亚团队

PureView技术的实现源于诺基亚影像部门多年的努力,在2013年,诺基亚曾发表过一篇关于PureView超采样技术和产品的论文,文章的作者有四位,分别为Tero Vuori、Juha Alakarhu、Eero Salmelin和Ari Partinen,他们大多都参与了诺基亚和微软Lumia时代的PureView影像开发工作,也都是当年的技术专家。

6年过去了,微软和诺基亚的联姻也不复存在,那这4人现在都在做什么呢?我们从他们各自的Linkedin页面中看到如下的信息:

Tero Vuori离开微软后,于2015年末加入英特尔,主要负责图像测试方面的工作。

Juha Alakarhu在2016年离开微软,之后曾短暂回归诺基亚负责Ozo VR相机业务,但在这个业务终止后,Juha Alakarhu在今年加入美国Axon公司带领新的影像团队,就是那家之前做Taser(泰瑟枪)的技术公司。

至于Ari Partinen则没有随诺基亚加入微软,他在2014年加入苹果,担任高级影像工程师。

值得关注的是Eero Salmelin,他在2016年离开微软后,于同年9月加入华为。

按照华为官方宣扬的说法,这次的华为P20摄像头是华为影像部门与日本图像所、芬兰研究所以及索尼共同开发出来的,其中地处芬兰的研究所,很难不让人想到曾经的诺基亚。

目前华为在芬兰赫尔辛基和坦佩雷设立了两个研究中心,在一份2016年的《华为在芬兰设立新的研发中心》的中,时任华为芬兰研发中心主管Mikko Terho表示:芬兰坦佩雷研发中心的队伍主要开发相机解决方案和消费类电子产品的成像和音频算法。

有趣的是,Mikko Terho在2012年前也一直在诺基亚工作。

前几天,微博上的@MaidouDEmaidou 也透露了不少信息,他在评论中表示,华为的芬兰研究所基本将诺基亚808和1020基本整编的队伍收入麾下。

综合以上信息来看,本次华为P20 Pro的这颗4000万像素的摄像头,或许还真的获得了6年前诺基亚影象团队的助力及调教。

华为P20 Pro成了PureView技术的精神续作

从硬件上看,本次华为在P20 Pro尝试使用了3镜头设计,其中的4000万像素的主摄像头采取了1/1.7寸的感光元件,这已经比三星Galaxy S9+采取的1/2.55寸和索尼XZ Premium的1/2.3寸都要大很多,基本是目前主流旗舰机中规格的。

采取大尺寸感光元件的优势已不用多说了,面积越大意味着采集的光学信息更多,对暗光和夜景环境拍摄是大有帮助的。

(图片来源:CNET)

而且从华为P20 Pro的背部外观上看,塞下这么大一块感光元件后,镜头体积和外观似乎并没有和其它有明显不同,虽然这颗超高像素的摄像头没有配备光学防抖(华为称本次以AI为基础实现手持防抖),也没有氙气闪光灯这么占空间的部件,但至少大部分人不用再为诺基亚时期的妥协和不完善买单了,也让我们对华为P20 Pro的内部结构感到好奇。

从原理来说,这颗CMOS采用的称为Quad Bayer的阵列设计,和当年PureView的超采样十分相似。华为P20 Pro在自动模式下并不是直接输出4000万像素的照片,而是会使用4像素合1的方式,靠4000万像素感光元件输出一张1000万像素的照片,以有效提升暗光场景的拍照能力。

(图片来源:Androidauthority)

也正如我们前文所说,PureView的高像素不是为了解析力,更多是为无损变焦做基础的,也就是诺基亚所追求的少而精的像素点。不过现在变焦需求可以交由其它摄像头来实现,毕竟和6年前相比,如今摄像头在运算性能上会有更好的芯片做支撑,更别说还有成熟算法和AI支持。

除了这个4000万像素的摄像头,华为P20 Pro还配备了一个是带有光学防抖的800万像素远焦镜头,支持3倍光学变焦和5倍混合变焦;和一个是2000万像素的黑白摄像头,主要用于辅助采光以及配合景深虚化,3者共同构成本次华为P20 Pro的三摄组合,过去几年里用来打响招牌的徕卡认证也没有落下,整体说是今年配置为暴力的摄像头组合也不为过。

这类进步,离不开华为多年来深耕品牌后带来的话语权提升,也离不开来自索尼为其定制的传感器,更离不开这批前诺基亚PureView团队的协力。

毕竟连一些国外科技媒体都开始自我反思式的发出疑问:为何这么酷炫的Android,反而在美国被禁了?

华为P20 Pro的这一次亮剑是有意义的,好不好用暂且不论,它在硬件技术层面的确展示出了一些不同以往的底气。我们甚至可以预感,未来一两年内拍照领域又会迎来一次新的变革。

相比之下,其他品牌小打小闹式的更新升级就显得没那么有诚意了。所以,还在挤牙膏吗?都赶紧放大招吧。

子宫内膜炎吃什么药
白带脓性是怎么回事呢
外阴瘙痒用什么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