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大公鸡的报复

2018-09-15 09:38:44

序: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在黑漆漆的天空中睁开了一个血红而又巨大的眼睛,老天爷真的开眼了!天空中的这只眼睛一睁开便从眼角里流出一滴泪,这滴泪从万丈高空落下,穿过鸡店半透明的屋顶,掉到地上的那一大滩鸡血里,顿时地面上的一整滩鸡血竟鼓了起来,渐渐形成了鸡蛋的模样。

菜市场东边的那家鸡店,生意红红火火,经过这里的人,都能听见鸡的惨叫。鸡店老板是一个拥有两个孩子的中年人,他和他的老婆一起经营鸡店,现杀现卖。生意实在忙,无暇照顾孩子,只有等到傍晚顾客散尽,他们才将两个孩子抱回自己的面包车上关门收工。入夜之后熄灯睡觉,很快便鼾声一片。

后院的鸡笼里,日渐减少的数量,却给剩下的公鸡和母鸡提供了自由的活动空间。牢固的铁笼,使它们插翅难飞,长满刀疤的剁板是它们的断头台,操刀的店主是刽子手,而它们的葬身之地是尖锐的牙齿和丰满的胃。

清晨的声鸡叫,店老板便带着老婆孩子上路了。面包车的后备箱里塞满了大呼小叫的鸡,车一停妥,两个孩子便打开车门嘻嘻哈哈的跑下车来。

老板娘将钱包斜挎在腰间也跟着下了车,鸡店的卷帘防盗门在孩子们的欢呼声中被老板娘推了上去,而店主则将后备箱打开,伸手抓起后腿全部捆绑在一起的鸡,猛的将车门关紧,锁了车然后朝店里走去。周围的各种店铺也陆续敞开店门摆开摊位将货物摆在售货摊上迎接顾客临门,希望能够财源广进。

财神老爷的神像摆在屋内正对着门口的鸡笼,店主连上三柱香口中念念有词,连磕三个响头,祈求生意兴隆。老板娘习以为常,只管刷刀备火将水烧开,招揽客人讨价还价,两个孩子则打闹嬉戏不亦乐乎,唯有鸡笼里面唉声载道急上眉梢。

顾客临门老板娘笑脸相迎,"我要这只!"老板娘马上将一只红冠大公鸡抓在手里,无视公鸡嘶哑的哀嚎,店主连忙左手接过鸡右手操起刀,脖子上一抹,将鸡头朝下拽直,顿时鸡嘴里便没有了动静,只见自来水样的血柱从割开的鸡脖子里冒着热气腾腾的水蒸汽淌进雪白的碗里。

待鸡血倒尽,公鸡已是全身抽筋颤抖不已,还不等它完全死去,便将其扔进脱毛器的铁桶里用开水里快速搅动,鸡在滚烫的开水里跳来跳去,扑腾着翅膀做着的挣扎,头胸腹,足脾胃,肝脏承受着瞬间的烫熟,好不容易挣扎到铁桶的出口,却再次被无情捣入开水里继续快速的旋转快速的脱毛,直到脱的一干二净!这过程让旁人看得浑身发毛,那困在开水中的若不是一只鸡,而是你自己的亲生骨肉你还会这么残忍无情吗?

傍晚的时候老板娘拍了拍鼓鼓囊囊的钱包,打扫了满地的鸡毛,店老板清点着剩余的活鸡,并将它们的脚捆在一起。打开面包车的后备箱,将它们扔了进去,老板娘将两个玩累了的孩子抱上车关门坐好,店老板抬着脚后跟用铁钩将卷帘门拉下来关紧锁上。回到车上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向着太阳落山的地方开去。

入夜之后的餐桌上,两个孩子吃饱饭早早的上床睡觉,老板娘今天吃的特别撑,将锅里剩余的米饭盛到老公的碗里。吃饱喝足之后都懒得收拾碗筷,店老板揉着隆起的肚皮顺手摸了本书,靠着沙发翘起二郎腿聚精会神的研究胆量是怎样练成的,老板娘只得随便收拾了碗筷连桌子都没擦,便摆弄起钱包里红红绿绿的钞票,店老板斜眼看了一看,心满意足的微微一笑便继续他的研究课题。

"哎?我说!今天的利润比昨天少了点啊!""什么?"店老板终于将他的生存秘籍暂且放到一边,三步并作一步的快速走来,"你看啊!我再挨着数一遍!一张两张……!""确实少了!"店老板赶紧披上大衣,拿了夜照灯朝门口走去,老板娘会意,赶紧披上棉袄跟了上去,"嘘……轻一点,别把孩子们吵醒了!"店老板轻轻地推开门,老板娘轻轻地关上门,二人一前一后朝着鸡笼的方向快速的走去。

后院笼罩在漆黑的夜色中静的可怕,"老公,要不咱们先回去吧!明天早晨咱们早起来看!""怕什么!你也得好好研究研究那本胆量是怎样练成的了!""我又不杀鸡,你让我看那个干么?""你瞧你每次抖的那个样,要不是我赶紧把鸡接过来,你非得让鸡给跑了!"

"才不是呢,每次我把鸡捉在手里的时候总感觉那些鸡在直勾勾的瞪着我!""这话你可不准瞎说!""我哪有瞎说!我还看见每次你往鸡脖子上抹刀的时候,那些鸡的头会突然转向我诡异的笑着!""啊!鸡怎么会笑!一定是你看错了!""不……不……我没看错!"老板娘突然指向店老板的身后呆若木鸡,"你快看!""啊……!"店老板吓得一下子跳起来,他上下牙齿快速打着颤,鼻孔里急促呼吸着冷气缓缓的回头。

一个白色的公鸡正扑腾着翅膀从鸡笼里钻出,而笼中的其它鸡却全然不知,"你看它的脖子!"老板娘声音颤抖,店老板心中一惊,看向那只鸡的脖子,那只鸡将头拧了过来,口中发出低吟的惨叫。飘飘忽忽中,两根鸡毛突然同时落在店老板和老板娘的鼻尖上,瞬间他们的眼前幻化出白茫茫一片,从这一幕白色的影像中形成一个个黑色的轮廓,然后这些黑轮廓转变成白色而又半透明的轮廓。

他们像着了魔似的卷入其中,这是他们熟悉的菜市场,其他的店铺都模糊不清而只有他们自己的鸡店清晰可见,他们来到门口,防盗卷帘门竟自动的吱吱嘎嘎向上打开,只开到一半便不动了,店老板奇怪的向上推门,不料却一手抓了个空,这道门仿佛只是一个影像,只能用眼睛看见而根本就摸不到!走进房门,看到了财神爷大笑的脸,突然,一种毛骨悚然的嘿嘿声从神像里发出,财神老爷的头顶突然冒出一个血红的大鸡冠左右扭动着。

"咔嚓"财神塑像的右眼裂开一道口子,里面黑洞洞的,一只血红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瞪着他们,财神爷塑像的头陀螺一样的转动起来,"砰"的一声将泥塑的笑容炸的粉碎。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鸡头和一双怨毒的鸡眼。

店老板和老板娘向后退着,他们退了几步却险些摔倒,他们同时低头看去,不知什么时候店老板的右腿和老板娘的左腿已经被牢牢的捆在一起,拴腿用的绳子竟是他们拴鸡经常用的细麻绳!神台上的公鸡抬起血肉模糊的脖子嘶哑的惨叫一声,扑腾着铁扇一般的双翅,朝摊位的鸡笼飞去,它在铁笼上停住,一头扎进既窄小又坚固的铁笼中完好无损的蹲了进去。

"我要这只!"店老板和老板娘寻声抬头,是一个顾客,但这个顾客鸡头人身并用鸡爪一样的手指头指着笼中的一只血冠大公鸡!公鸡猛然抬头,将脖子甩动起来,它的脖子越甩越长,长得可以伸出鸡笼,它猛地将蛇一样的长脖子甩到老板娘的身后猛地向前一拉,还没等老板娘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清晰的感到有一股电流"呲啦"从她的身后穿入她的身体,并从她的身前直挺挺的穿了过去。

待她头皮发麻定睛一看,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缓缓的向前飘了过去,这身影和她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幻化出来的老板娘目光呆滞望着前方,她伸出手来将公鸡抓在手中,慢慢的转过身来将鸡平举于胸前,她的脖子上还紧紧的缠着公鸡那粗麻绳一般的鸡脖子,就在这时,店老板也和着了魔似的眼睛呆滞望着前方,可刚一迈右腿,那根捆在他和他老婆脚上的绳子却阻止了他的去路。

"孩他爹你干什么?你可不要吓我!"老板娘拼命的摇晃着店老板的肩膀,企图将他从似梦非梦中摇醒,可店老板却根本听不见似的只顾我行我宿的干着自己的事。店老板的力气突然变得大了起来,他固执的拖着后腿将老板娘硬拖到剁板前,伸手去拿那把明晃晃的菜刀,菜刀上早已沾满了许多鸡毛还有许多红色的血点,这些圆鼓鼓的血点像极了那一个个公鸡母鸡红通通的眼珠子。

店老板毅然的拿起菜刀抹向自己的脖子,"他爹!不要啊!"老板娘凄厉的惨叫声,使店老板迟疑了一下,老板娘迅速从店老板手中夺下菜刀,但店老板再次执意想夺回老板娘手中胡乱挥舞的菜刀。刀口无眼,争夺中有好几次险些砍在各自的脑门上,幸亏老板娘躲的及时,也幸亏老板娘把刀收的及时,她再也不想手握这么危险的菜刀了,她只想赶快把这个危险的东西扔出去,扔的越远越好。

店老板猛地双手抬起剁板朝老板娘的脑袋砸来,老板娘心惊胆颤举刀迎接,眼看厚厚的剁板马上砸到头上,老板娘将菜刀猛地砍了上去,"嚓!"菜刀被硬邦邦的嵌入剁板的里面,就在这时,剁板上其它的刀疤突然像眼睛一样同时睁开了!所有的眼睛都在诡异的瞪着她,其中一颗眼珠从眼槽里滑脱出来,啪的一声掉到她脚边的地面上。

紧接着又是一颗从刀疤里滑出来,"啪嗒"掉到地上形成了一滩血水,其它的眼珠子也都从眼槽里滑出,掉到地上融入这滩充满怨恨的鸡血中,剁板上的刀疤越长越多,滑下一部分,又有更多的眼睛生长出来,倾刻间,整个剁板上长满了眼睛,等到剁板上再也没有合适的位置再来生长,这些疯狂寻找肥沃土地的刀疤便向其它物体上蔓延。

菜刀的正反两面都被刀疤占据,菜刀上所吞噬之处的刀疤突然张开口子,里面冒出来的不再是眼睛,而是尖锐如钉的舌头,在这些舌头嘶哑的叫声中,老板娘将握着刀把的手拿开,那些疯狂生长中的刀疤便将菜刀上一点空地吞没。"老婆你没事吧!""没事!"老板娘习惯性的脱口回应,但她突然睁大了眼睛,店老板这声音怎么这么陌生?没有他老公声音里的那种稳重磁性,而是像极了公鸡打鸣!

店老板高举的双手并没有将剁板放下来,他的手正在变化,手指一根接一根的变成了黑色的鸡爪,刀疤在他的胳膊上飞快的蔓延,两只胳膊被血红的刀疤所占据,老板娘不敢相信的摇着头,突然,这些刀疤一下子撑开血口子,像相互交错的麻绳编织袋,正向外流淌着鲜红的鸡血,扁平的鸡毛从里面冒出来,快速的生长快速的变硬,不一会便长成了铁扇般的鸡翅膀。

"这是哪辈子遭的罪呀!老天爷,你睁开眼睛看看吧!我家这到底是怎么了!"老板娘再也按捺不住恐惧的情绪失声痛哭起来,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在黑漆漆的天空中睁开了一个血红而又巨大的眼睛,老天爷真的开眼了!天空中的这只眼睛一睁开便从眼角里流出一滴泪,这滴泪从万丈高空落下,穿过鸡店半透明的屋顶,掉到地上的那一大滩鸡血里,顿时地面上的一整滩鸡血竟鼓了起来,渐渐形成了鸡蛋的模样。

锯骨机报价
恒温控制器图片
山海观社区实景-武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