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未来是幸福的理想主义者陶红服装人物

2018-11-01 09:46:45

未来是幸福的理想主义者陶红服装人物

黑色单肩长裙 Emilio Pucci彩宝手链 ENZO

未来是幸福的。

表演对我来说是另一种满足。

我喜欢音乐,电影电视剧里我演绎别人的人生,音乐则可以表达我自己的想法。

我特别害怕听见导航仪机械的电子人声,随着未来科技的发展,能有点很原始的东西保留下来也不错。

面对陶红的时候,能感觉到她周身散发的强大气场,那是她特有的气质,大度、自信、决断,风采翩然。在今年的大学生电影节上陶红凭借《米香》这部她自己监制并主演的作品一举封后,捧走女演员的奖杯。能够获得未来生力军大学生们的拥趸,陶红觉得“有特别的意义”。

陶红近出演了两部电视剧,一部是《父爱如山》里面颠覆形象的“又凶又自私”的马丽,陶红说自己在拍戏的过程中非常纠结,经常拍完一段戏后不由自主地给李雪健和刘莉莉道歉:“对不起,又欺负你们了。”另一部是《傻春》里面“缺根筋又比较横”,个性鲜明的傻春,从18岁一直演到50多岁,前后1000多场戏,演绎起来陶红大呼过瘾。

都说演而优则唱,陶红在《米香》里演唱的片尾曲《遇见》去年获得了台湾金马奖原创歌曲奖。关于音乐和表演的关系,陶红认为音乐和表演是一体的,好的电影电视剧一定会有好的音乐,好的音乐对电影电视剧的灵魂会起到升华的作用,二者相得益彰。“也许那部电影你已经忘了,但是那个电影音乐会一直经典流传。比如《辛德勒名单》的音乐,你一听就会想起那个电影;《泰坦尼克号》的音乐至今大家一听就会想起那段动人的爱情故事。”

未来陶红也想出自己的唱片,“我喜欢音乐,因为可以通过音乐来表达我自己,可能电影电视剧我演绎的是别人的人生,但是音乐则可以表达出我自己的一些想法。”

在陶红的印象中,给她留下印象深刻的一部 “未来”电影居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科幻大片,而是布拉德·皮特主演的《本杰明·巴顿奇事》,她认为片中描述的从老年到少年,穿越未来的那种感觉很独特。

站在现在的立场上,陶红觉得现在和未来的联系是必然而梦幻的。“比如特小的时候我想1997香港回归离我那么遥远,可是它来了;奥运申办成功的时候我想2008离我那么遥远,可是它也来了。不管国家还是个人,每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会觉得它必然要到来,而且到来得远比我想象中要快。”这种时间上的相对论细想起来是令人忍俊不禁且深深着迷的。

平常生活中陶红觉得麻烦的事情是自己开车找路。“还好所有的车辆都有导航,即使没有导航的也可以自己安装一个外置的导航。我们去乡下拍戏,村里的街道在导航仪上都能找到。对于我这种路痴,高科技及时出现帮助了我。未来也一定会有很多高科技的东西来帮助人类,这样那样的困难都可以通过科技的手段来寻求解决。”“但也缺少了乐趣。其实找路,左拐右拐,有时是一种乐趣。此外我还特别害怕听见导航仪机械的电子人声。我觉得随着未来科技的发展,同时能有一点很原始的东西保留下来也不错。”略微沉吟了一下,陶红爽朗地笑着说。

将“顺其自然”奉为箴言的陶红有着许多简单的幸福。从世界各地乃至东四街头的小店淘到时髦服饰是一种幸福。在《傻春》剧组时,陶红有一次在怀来湖边吃现场打捞出来立刻加工的好吃的水煮鱼,也是一种幸福。自己闲来细心整理房间是一种幸福。《米香》将于2010年9月2日在全国公映,陶红希望得到观众的欣赏也是一种幸福。未来如果有机会去埃及旅行,领略那儿丰厚的人文历史,更是一种幸福。由此可见,未来的确是幸福而美好的,但这样幸福而美好的未来只针对乐观和勇敢的人。

毋庸置疑,陶红是一名富有感染力的、大气磅礴的演员,听她聊工作的时候能感觉到表演对她的重要意义,“表演对我来说是另一种满足。我喜欢从事这个职业,当我站在那儿然后去演绎一个角色的时候是很幸福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大大超越了工作本身。在演一个我很心仪的角色的时候,不管过程有多苦有多累有多艰辛,我都会觉得我很满足了,因为我正在做的是我喜欢的东西。”

作为一名坚定的理想主义者,陶红说自己凡事都爱往好的方向想。她相信未来如果出现 《骇客帝国》里机器掌控人类的局面,人类一定能够把它们消灭掉。她相信未来大多是美好的,城市绝不会像今天这么拥挤,人们都过着田园牧歌般的生活。她不相信2012,却相信2013年地球必将一切正常。她的信念如此坚定,以至于同她谈话的我也被深深感染,相信“未来是幸福的”。是的,未来将以幸福的状态很快降临人间,只要我们能够一直保持快乐的心境。

两轮平衡车配件
垃圾车厂家
韩国小气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