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張升陽放風箏文

2019-05-03 12:38: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坐在打麥場邊的埝頭上,抬頭仰望,上空飛舞著數只風箏,有蝴蝶、有小白兔、有蜈蚣,還有雙髻娃娃樣的,有趣的還是那只拖著長長尾巴的八角形風箏,我從沒見過這么多的風箏競相在空中飄蕩。這是我對兒時放風箏的一段回想。

在农村,每年正月十五到清明节这段时光,不仅小娃娃放风筝,而且大人们也凑这个热闹。那时,我还小,多半是跟着武叔一起放,我屁颠屁颠地跟在武叔后边,他手里紧握那个缠在“工”字形的细线架,跑呀跑呀,迎风把手里的风筝往空中用力一抛,顺着微微的风,它渐渐地飞上天空,武叔小心翼翼地松着手中的线,风筝越飞越高,我眯着双眼,仰面凝视着空中的风筝。当然,也东看西看他人的风筝,口里喊着:“久娃叔,我们比你的高!”“天俊哥,你看你那蜈蚣快要钻地了!”

回到家中,我哭着闹着要妈妈给我糊一只属于自己的风筝。妈妈从后院的柴房找出一个用了多年的竹门帘,她把竹门帘拆散,抽出好多根竹眉子,泡在铁盆中洗净,放在屋檐下阴干。又寻来她剪窗花的彩色纸,用竹眉子扎好一个蝴蝶形的骨架,糊上那五颜六色的纸张,还别出心裁地在蝴蝶的头部,用两根很细很细的铁丝缠上紫色的纸张,做成长长的触角,颤悠悠,忽闪闪,然后,将细线一头系到中间的骨架上,另外一头缠架上。做好后,我特别高兴,举着风筝在院子里跑来跑去。

一个风和日丽的晌午,我约了久娃叔、天俊哥、映映、德荣、吉梦、育朝、双涛几个伙伴放风筝。在武叔的指导下,我慢慢跑,轻轻地抖动风筝,再把它抛向天空,只见它摇头摆脑地飞了起来。这时候,那些助威的火伴,大声地喊:“放线!放线!快……”因而,我立即在他们的指令下,用右手把线架上的线拉出来。这时,风突然大了,我笨手笨脚,拉不出线,调整不好风筝的飞行姿态,眼看就要吃“倒根葱”。武叔眼尖手快,从我手里抢过线架,一阵紧张的调整后,风筝又平平稳稳地扶摇直上。

他这才把线架交给我,我只顾着看线“咿咿呀呀”一圈一圈地飞了出去,哪知风筝已经飞到空中的云朵上了,而线架上的线拉完了,风筝也随之顺风飘荡,飞得很远,很远,忽然就不见了,我心中一沉,颇有些难过。

坐在打麦场的埝头上,想念给我糊风筝的母亲,教我放风筝的武叔,他们都永远地离开了我,而那些伙伴们都已两鬓苍白,但那久经的往事,那春季的回忆,给乍暖乍寒的春日涂上了花花绿绿的色采,我频频抬头仰望,看风筝们是否是顺风飞起来了。

烟台的包皮龟头炎医院
包皮包茎必须做手术吗
甲状腺囊肿的并发症有哪些
分享到: